300fo啦,谢谢大家的支持(❁´◡`❁)*✲゚*
点梗啦
tag上面的都可以哦
魔道,天官,杀破狼

心情复杂
各位宝贝
祝我好运

【追凌】我都说了我不是少校夫人!(3)

今天的暴躁阿凌




众所周知,我们的金院长原来是非常暴躁的。但在经历了三年的失踪后,回来的金院长,不知为何变得满面春风,面容可亲(划掉)应该是更加傲娇,但至少不会在鸡蛋里面挑骨头。
许多实习生刚开始很不服,这个院长是靠关系当的吧,跟我们差不多大怎么可能当院长?
而那些在医院里呆过一点时间的医生和护士只是呵呵一笑,你们怕是没见过院长发飙。据不可靠消息报告,那天金院长大舅惹他生气,金院长直接给他大舅来了一套针灸,贼鸡儿爽。
这是大舅走之前脸色苍白地留下的一句话。
而且,当时老院长可是给全医院的人出了一套卷子,老院长是谁,全国最有权威的教授,他出的卷子,不是一般的难。
但是
金院长
全对(玛丽苏?)
之后,谁都没有吱过一声。
但是
也改变不了金院长暴躁的事实
不过,最近有人镇住了金院长,就是那个从来没有露过脸的少校。
全医院的人都很好奇,而这时的两个人。。。
一个在办公室里,正在打电话
(暴躁阿凌上线)
“蓝思追你他妈是不是又在打游戏?”
“没有哦,阿凌”
“可是我听说蓝景仪是跟你一起出部队,你们两个在一起,除了训练,不是打游戏还能,干,什,么?啊?”
“哈,哈哈,怎么可能呢阿凌要相信我,景仪他出去玩了。”
“哦?玩什么?”
“xxxx(某游戏名)”
“……”
“……”
“不是,阿凌,你误会了,我和景仪没有打游戏。”
“我什么都没说,你怎么就自己交代了呢?嗯?”
金凌在电话的一头微笑地问。
“……我”
“蓝思追!我知道你在部队辛苦,但是今天早上我怎么说的?啊?把家里打扫一下我要去上班了,你他妈一早起来就跟蓝景仪打游戏?小兔崽子不想混了是不是?来,我们单挑,我就不信这次还能输给你。”
“阿凌,嗯,内个,我确实跟景仪打游戏,但是,阿凌是不可能打的过我的,毕竟,攻受有分。”
“你……蓝思追!”
“思追哥哥在哦,阿凌怎么了?”
蓝思追故意用两人情深之时金凌对他的称呼。
呵,现在还忍的就不是男人。
金凌这么想的。
“蓝思追你他妈有本事现在给我来医院,直接办公室单挑,我输了爸爸任你艹,小辣鸡,你他妈有本事就来艹我啊!打不过爸爸就不要耍嘴皮子。”
之后,利索的挂掉电话。
缓了五分钟。
















嗯。。。
我刚刚说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
我跟蓝思追不熟
保安,不要放人进我办公室

好像打不过
怎么办……















“咣!”办公室的门被人狠狠打开。
蓝思追微笑地走了进来
“蓝蓝蓝,蓝思追,你你你,你他妈不要乱来哦 !我我我很凶的!”
“好的,不乱来,直接上。”
“诶诶诶 外面还有人,唔……”

【追凌】兔兔那么可爱你怎么能吃兔兔!

我发现玛丽苏的阿凌很受欢迎啊(ಡωಡ)
突然想做成连载
小阿凌哦
主追凌,微曦澄



“哇,呜呜呜呜,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呜呜呜……”
云深不知处中突然传出了小孩的啼哭,奶声奶气地听起来让人十分心疼。
“不是,金凌,我,我就烤了只兔子,你,你怎么就哭了呢?”
魏无羡很无奈地看着窝在蓝思追怀里大哭的金凌,劝道。
金凌和蓝思追出去夜猎,结果帮蓝思追挡了一击,第二天,魏无羡就看见江澄提着变小的金凌黑着脸来到云深不知处,不情不愿地把金凌交给眼毛金光的蓝思追,一步三回头走出云深不知处。

哦,对了,走出去时好像还被泽芜君吃了一口豆腐。
之后,魏无羡就开始“带小孩”了。
不过可惜的是,思追一直盯着自己,所以只好放弃把金凌种在土里这个念头。
后来,趁着蓝湛不注意,偷偷去后山抓了只兔子,烤,烤了。
之后,金凌知道了
就开始了闹剧。
“好啦好啦,金凌我错了,大舅错了,别哭啦。”
金凌泪眼朦胧地从蓝思追怀里抬起头,小手指着他大舅,奶声奶气地指责道“大舅是坏人!兔兔,兔兔那么可爱,你怎么能吃兔兔!呜呜,阿凌不跟大舅玩了,哼。”
后来在魏无羡震惊的表情中向蓝思追伸出小小的手臂,泪珠还挂在脸上,委屈巴巴地说“阿凌要思追哥哥抱,大舅是坏蛋。”
之后在蓝思追一脸幸福的表情中哭着睡着了。
魏无羡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口吃了“原,原来金凌,小时候,这,这么天真?”
蓝思追听了,淡淡地笑了,说“魏前辈,我小时候不也是这样吗?”
在别人的眼中,蓝思追笑得那么风轻云淡,但魏无羡看到的,却是一丝悲伤和对金凌无限的心疼。
他的头发挡住了他的脸,只听魏无羡闷闷地说“是啊,要不是……你们也不用这么早熟,别的孩子还在玩闹,你们却……”
“魏前辈不用说了,我带阿凌去睡觉了”
蓝思追笑着打断了魏无羡,可魏无羡却看到蓝思追单薄的身影。

都怪我













真的不怪wifi,好乖只能怪这个世界

蓝思追你个辣鸡!

玛丽苏文挑战
3
2
1



我,金·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J·Q·安塔利亚·伤梦薰魅·海瑟薇·蔷薇玫瑰泪·羽灵·邪儿·凡多姆海威恩·夏影·琉璃舞·雅·蕾玥瑷雅·曦梦月·玥蓝·岚樱·紫蝶·丽馨·蕾琦洛·凤·颜鸢·希洛·玖兮·雨烟·叶洛莉兰·凝羽冰·泪伊如冰落·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血叶洛莉兰··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凌,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
我的父亲是世界首富,母亲是世界第一美人儿。我家只有一亿平方米,我每天从100000000米高的床醒来,开着兰博基尼去上厕所。
而我有100个厕所,每个厕所有七扇门,周一进第一扇,周二进第二扇,以此类推。每一次我都要花10分才能到洗漱台那。
我家有1000个女佣,50个管家,每天换人一年365天不带重样。
我有一头干练柔顺的短发,我伤心的时候他是浅蓝色的,我高兴的时候他是棕色的,我黑化时他是黑色的,我生气的时候他是红色的。我可以任意操纵天气,所以我可以在五分钟内体验一年四季。我哭的时候左边流宝石,右边流珍珠,不管是男人女人都会爱上我 。
刚刚,我管家开着宝马到我的卧室,说,著名蓝氏集团董事长蓝思追邀您共进晚餐。我冷哼一声,不就是勉强跟我们比肩的蓝氏集团吗,我才不去。
最后,在妈妈的威胁下,我还是去了。
到了他们家,我看看四周全是用沉香木做成的房子,心想,啧啧,也就那样吧。
之后,我只好百般容忍这有点穷酸的地方跟蓝思追吃饭。
一年后
鬼知道我为什么跟那个人在一起了

这位先生,需要暖床吗?一个月两百哦

🌚
严重ooc







当蓝思追走进门时,看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金凌将留了很久的长发放了下来,手脚都带着一个金灿灿的铃铛,身上仅仅穿着一件薄薄的中衣,眼睛弯弯的,被蒙上一层雾一般,侧躺在床上看着一愣一愣的蓝思追,柔媚地说“蓝愿,怎么现在才回来,知不知道我等你等了多久?”
“阿,阿凌?这,这是怎么了?难,难道又,又跟景仪他们,打赌,赌,赌输了?”
金凌听完,娇媚一笑,光脚踩地,随着脚的移动铃铛发出悦耳的声音,但在金凌的有意为之之下,反而染上了暧昧的颜色。
金凌将蓝思追按在椅子上,双手环住蓝思追的脖子,两腿分开跨坐在蓝思追的腿上,在蓝思追的耳边说“干嘛那么紧张,阿凌只是觉得,思追哥哥已经三天没碰我了~阿凌想哥哥了,不,行,吗?”
说完,嘴直接含住了蓝思追通红的耳朵,而小手也不安分,直接向下抚上了已经挺立起来的小思追。
蓝思追觉得今天的阿凌很不正常
但是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又是让人脸红的一个晚上呢
第二天
“woc蓝思追,昨天晚上你真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昨天第一次开荤。哇,痛死我了。”
金凌趴在床上,蓝思追给他揉着腰,一边骂道。
“阿凌是不是又跟景仪打赌了?嗯?”蓝思追低声问道。
“是,是啊,蓝景仪说我们两个每次都是你主动,我一点男人的面子也没有,所,所以……”
“原来是这样……”
之后,蓝思追面带微笑地找到含光君,向含光君申请掌法,本来就不想再干的蓝湛二话不说直接同意。之后,蓝思追提着一盘香喷喷的猪肘去到蓝景仪的卧室,推开门,看到因为大声喧哗被抄家规的景仪,和蔼地说“景仪啊,不用抄了哦,你看,我还给你带了好吃的,慢慢吃吧,还要再告诉我哈,五十遍的家规已经给你消掉了哦。”
说完,拍拍蓝景仪的肩,走了。
坐在位子上的蓝景仪震惊地看着蓝思追的背影,身体一抖,打了个机灵

思追爸爸,儿子哪里惹到您了,儿子现在改,不要这么可怕好吗?

【追凌】小姐姐比我温柔吗?(r18)

给修仙的小可爱们✺◟(∗❛ัᴗ❛ั∗)◞✺
200fo的福利拖到现在
https://shimo.im/docs/SnxSJ3aCjh0RUzQT/ 《小姐姐比我温柔吗?》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蓝思追,我真的很羡慕你

国庆第二发



蓝思追,我真的很羡慕你
你跟我讲,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虽说父母离去,可是,却又两个最疼爱我的舅舅。
我说,你也很幸福,因为你有一个这么爱你的我
你笑了
你住的地方还是那么淡雅,却也不失芳华,春天,应该很好看吧?











蓝思追,我真的很羡慕你
堂堂金宗主在少年时梦见过你,堂堂江宗主一直想打断你的腿,可惜没成功,堂堂夷陵老祖,虽把你种在土里,关心的也还是你。
你说我吃醋了
哼,
我怎么会吃醋?
不然在昨天
我为什么又梦到你了











蓝思追,我真的很羡慕你
兰陵金氏的家产随你挥霍,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动,当然,还有我














你知道吗?
当初你送我的第一条抹额
上面还残存着你的味道呢
我,我才不是喜欢你呢
我也不喜欢那条抹额!
我只是,只是觉得它很好闻而已!











蓝思追,你记得吗
那一次夜猎
我因为不听你的话,受了重伤
那是你第一次跟我发火
你训斥的声音好像还在我的耳边呢









蓝思追,我对不起你
真的,
对不起









斯人已逝,墓地芳华
归去来兮,无物相之
斯人已逝,可待惟我
斯人已逝,芳香仍在
斯人已逝,言犹在耳




我哭着去找你,哭着从梦中醒来。你不是说,你最看不得我哭吗?
那,
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斯人已逝,何堪回首。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这是你离开我之后第一个月我的自我安慰
蓝思追,我真的很羡慕你
因为你先离开了
缺把我抛下了
你是在怪我当年的所作所为是吗?











蓝思追你知道吗?今天我看到一个孩子,跟你当年很像呢,那种感觉,像是一宗之主,旁系有什么关系?












思追,我要来找你了
不,我要追上你了
虽然舅舅想把我的腿打断
可是,谁叫我是金宗主呢?










蓝愿,我爱你
真的特别特别爱你












这是一个金凌看好的孩子看到的景象,金凌双手靠在墓碑上,头轻轻地枕上去,起了一阵风,花瓣轻柔地落在金凌的青丝上,那一瞬间,世界好像对金凌很温柔,就像那个人一样。金凌絮絮叨叨了一个时辰,将那个孩子支开,拿起岁华,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像他一样温柔的世界,最终追上了他的步伐。
蓝愿,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一滴水珠滴到了岁华的剑柄上,随着清脆的一声,终究和那艳丽的颜色融合。















11月12日
整个修仙界轰动,其中,兰陵金氏,云梦江氏,姑苏蓝氏,三大家族陷入了悲痛之中。而姑苏蓝氏大弟子蓝景仪,只是将至交好友,和他的搭档,放在了一起,默默离开。

跳长绳吗班主任?

国庆第一发
真实故事,在我们班发生🌚
后面有编的成分
微追凌,忘羡,曦澄






“景仪,来,上台说运动会的事。”
魏无羡半倚在讲台旁,对体委蓝景仪说。
“……哦”
蓝景仪看了看魏无羡那妖娆的姿势,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被蓝老师看见了,我们可爱的老班就完了。
“运动会的项目男子组有100米短跑,400,1500米长跑,跳绳……”
“而团体项目有集体广播操和跳长绳……”
蓝景仪还没说完,魏无羡便说“嗯,长绳我们还差两个人,怎么办,呢?”
下面的人看到魏无羡威胁的眼神,抖了抖。
“嗯……不然就让金凌小同学来吧?”魏无羡笑眯眯地看着底下脑袋快埋到蓝思追怀里的金凌。他还记得,上周就是金凌给他天真无邪纯洁可爱出淤泥而不染的蓝二哥哥看了他们两个人的聊天记录,他们在商量
怎么反攻🌚
后来成功地向段长大人请假。
段长大人表示想放狗
我他妈帮你带了多少节课了?
最后还是德育处蓝主任拦住了。
金凌一听,大声叫到“不要!我不会!”
“嗯?我怎么记得有人小时候在家里缠着我和亲爱的段长大人摇绳子在里面跳的很欢啊?”
魏无羡挑了挑眉,邪邪地笑了。
“而且,就算金凌小同学不会跳,我们的班长大人可是很厉害的,放学之后我允许班长大人专门给你补,习,哦。放心,我会跟师姐讲的。”
我们的班长大人表示,班主任真的很疼自己,虽然现在金凌的眼神快把自己杀了。
“额,那个,魏老师,还差一个人。”
蓝景仪颤颤巍巍地举起小手,说。
“嗯……那怎么办?”
魏无羡一心只想报复金凌,没有想到其他的。
“段,段长说班主任也可以参加。而,而且指名您必须参加,因为您小时候跳的特别溜,所以,够了。”
蓝景仪小心翼翼地说完这句话。
全班沉默了两秒
之后由我们某金姓学习委员带头鼓掌,全班爆笑。
🌚
这是班主任听到后的唯一表情。
“呵,呵,师妹 我不就给大哥发了你女装的照片吗?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而且,我那跳的是短绳啊!师妹!年纪大了怎么连这个都忘了!”
“我抗议!”某魏姓班主任发出响亮的抗议。
“抗议无效!”全班异口同声地说。
之后的一个星期
全班开始对班主任进行培训
班主任表示
师妹,你还记得上次的制服诱惑吗🌚